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一百五关系/江周】双曲线

欢迎来到一百五关系连文,这是第十六(?)棒,关系如题,是‘双曲线’

微虐?结局BE

皮皮失忆向,ooc、ooc、ooc

憋了好久憋出来的但还是感觉很烂求轻拍!

上一棒@社会你不哥! 

下一棒@千草白夏 

墙面上有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拆”字,这栋老旧的居民楼里早已没有人居住了。

日头正盛,照得水泥地有些亮瞎人眼。

周泽楷走在前面,刚下到一楼的转角,就看见从门口照进来的方形阳光,把地板上的各类污渍照了个一清二楚。他脚步一顿,有些希冀的回头朝上望去,问道:“今天想起什么了吗?”

江波涛摇了摇头,“没有。”

“没关系,我陪你,慢慢来。”周泽楷有些失望,不过他又很快打起精神来,对着江波涛露出一个安慰意味的笑容。

  

带着破风声急速掠来的钢板,上面凸起的一块,身体受到的撞击,还有江波涛,让周泽楷难以忘却。当时的危险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当时的场景就像慢动作一样,一格一格的在脑子里回放。

 

“没关系的,”江波涛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走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手上力道有些沉重,但他还是笑着说,“不是说我们是好朋友嘛,你有危险我当然要救你咯,说不定还是本能呢。”

周泽楷低下头,闷闷的应了两声,继续往外走。

江波涛安慰他已经安慰习惯了,这几天他总感觉,这个长得很好看的青年对他能想起来什么非常的执着,每次得到否定答案都会有些失望,还有难过,不过失望与难过很快又会被坚定所代替,一次又一次。

他轻微的摇了摇头,加快脚步。周泽楷走得有些慢,他很快就追了上去,和他并排走着。

听那几个来探望他据说是同事的人说,他和周泽楷去度假的时候出了意外,广告牌上的螺丝钉松了,他帮周泽楷挡了一下,结果就受伤了。那块钢板还有一角固定着,没有一块压下来而是拍下来,正好打在江波涛的头上。所以他失忆了,不过,幸好没出别的问题,毕竟脑袋上的大小神经千千万,失忆瘫痪植物人,都有可能。

医生建议他多接触以前认识的人、多去记忆中比较深刻的地方,适当的引导一下回忆。

然后周泽楷一有空就往医院跑,给他讲以前的事,等他身体好些就带他出来走走。

 

路上因为刚才的事有些沉闷,江波涛下意识的找了几个话题开聊,周泽楷也会一一回应,两人一路聊着走到了停车场。

“晚上去哪里?”江波涛刚系上安全带,突然想起这里离市区比较远,等他们回去吃完晚饭就到晚上了,他这刚出院,也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

“去你家。”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说道。

江波涛点点头,本来他就想着要怎么向周泽楷开口问自己家在哪里,现在周泽楷主动真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为什么感觉他的口气很熟稔?

 

心里想着周泽楷的事,等他回过神车已经停了。周泽楷领着他上了电梯,掏出一串钥匙看都不看就找出一把打开了江波涛家的门。

喉咙里噎着一句 “这真的是我家不是你家?”,江波涛斟酌片刻,把它咽了下去。

但是,他看向周泽楷的眼里,最后一抹怀疑也消除了。

他相信自己,能拿着自己家的钥匙的人,一定是值得信任的人。

一低头,门口齐齐摆放着的一蓝一灰两双拖鞋,他有些发愣。

刚想问这里是不是有别人,就看见周泽楷换上了灰色的拖鞋,江波涛又把问题憋了回去,然后一个新的问题就冒了出来。

“我昨天回来打扫过。”周泽楷突然出声,见江波涛看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然后拖着江波涛往里走。

江波涛有些窘,赶紧把刚才冒出来的问题打了回去。他怎么能这么想呢?也太对不起周泽楷了。

他看着周泽楷的背影,憋了两下,声音小了下来,他说:“谢谢啦。”

“不用谢。”周泽楷停住,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闪有一些难过,不过他又走动起来继续带着江波涛熟悉这个家里的布局。

江波涛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房子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和布局给吸引住了,都不用周泽楷带直接就在房子里逛起来,看见什么嘴里还说不住的发出声音。

都是我看着你挑的。周泽楷在心里说,他的眉毛高高的扬起,江波涛在房子里转悠的身影倒映在他眼睛里。

江波涛兴致勃勃的把那些小物件拿起来左看右看,如果他现在回头的话,会看见周泽楷正在望着他笑。

 

因为周泽楷昨天来收拾过,所以江波涛再看见吧台上的两个杯子、浴室里的两套洗漱用具,还有收拾得很好的卧房和客房时,并不惊讶。

临睡前,周泽楷盯着江波涛吃完药,嘱咐了几句“晚上不舒服叫我我在隔壁”之后,才放心的拿着杯子走出去。

江波涛突然叫住了他,周泽楷看过来,等他开口。

“……”江波涛嘴动了动,想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明天要去哪里?”

周泽楷说:“去L大,我们的母校。”说完,眼里多了份怀念、还有温馨的颜色。

“嗯。”江波涛说,他的视线在周泽楷的脸上停了一会儿,然后又移开,落在了墙上的画上,语气有些轻快的问,“我过几天就要回去啦,你会不会来看我呢?”

江波涛不是本地人,他失忆了,最好的引导回忆的地方,当然是他的家乡。周泽楷是本地人,在这里还有工作,不可能跟着他一起回去。

良久,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肯定的点点头,说:“肯定会的。”

“那就好,晚安。”江波涛松了口气,冲他招了招手。

 

第二天上午,两人准时出现在L大校园内。

校园依山而建,还有环绕的人工湖包围着图书馆,湖旁种着的树很奇妙的弯着生长,像棚子一样,搭在公路的上面。

在学校里逛了一圈,江波涛和周泽楷走在了这条环形的路上。树上有清香的味道,伴着风,闻起来心旷神怡。

“想起什么了吗?”周泽楷还是很期待的样子。

江波涛忍不住笑了,然后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越来越亮,然后摆上严肃的表情,说:“小周,你欠了我三万块还没还我,诶哟!”他往旁边一跳。

周泽楷的脸一下子就绷不住了,一脚轻轻的踢了过去,“是你欠我钱。”

“啧啧,小周别这么说啊!我怎么会欠钱呢。”江波涛说,食指摇起来,“唉,我看你这么关心我的记忆问题,帅脸都快纠结老了,嘿,是不是你欠我钱啦?”

“才没有。”周泽楷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回答道,突然发现心里轻松了不少。

“医生都说这个要慢慢来啦,真的,”江波涛停下了,周泽楷也停下,面对面的看着他。江波涛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说,“真的没什么关系,我不会怪你的,要怪也要怪度假村的豆腐渣工程才是。”

周泽楷想说什么,被江波涛打断了。

他说:“我愿意救你是我的事,不是你的错。”

“不是……不是这个问题。”周泽楷的目光有些躲躲闪闪。

江波涛眼前一亮,上前一步,问道:“那……为什么你这么关心我的记忆呢?这是需要一个时机的事情,也许我看到什么就会立马想起…这些天也都是你,陪我到处找回忆。”说到后面,语气温柔了下来,他看向周泽楷的眼神很温柔。

周泽楷像是做出了抉择,对上他的眼睛,说:“你那天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

江波涛愣了一下,说:“然后我还没说?”

“嗯。”周泽楷点点头。

“你想知道?”江波涛问。

“嗯,我想知道。”周泽楷说。

 

可惜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江波涛得到了答案,可是心里也没办法开心起来。

周泽楷说出来以后,到像是解脱了一样,在剩下的几天里带着江波涛在城里慢慢的转悠。

失忆之后的恢复记忆,也许就是一个时机的事情,也许江波涛突然看见什么就想起来了,也许他一辈子都想不起来。

 

“小周啊,谢谢你啦。”江波涛的妈妈眼眶有些红,对着周泽楷说了无数声感谢。

周泽楷看了眼几步远的地方江爸爸狠狠的抱了抱自己的儿子,嘴里说着狠话,可是眼眶也和江妈妈一样红,心里突然难过了起来。他撑出一个笑容,对江妈妈说了些安慰的话。

一家人告别了周泽楷,坐上了客车。

江波涛打开车窗冲他招手,周泽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见他招手就小跑过来。

“小周,要来看我啊,唉,可惜不能在这边工作了。”江波涛很是遗憾,因为他失忆的问题,只能辞职。不过他还是冲周泽楷笑着说了几句,广播响起的时候突然揉了一把周泽楷的头顶。

周泽楷毫无防备的被他揉了个正着,愣愣的看着他。

“唉,我想揉好久了。”江波涛满意的看着他的说。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刚刚被摸的感觉还在,很新鲜。他突然垫脚一把就撩上了江波涛的刘海,两个人对视一眼突然笑了起来。

 

江波涛的老家是一处小城市,物价低,生活节奏稍缓,很平淡,也很熟悉。

这些年他陆陆续续的想起了什么,可是最多只能到大学的时候,也想起了学校里的校草周泽楷。那天晚上他和周泽楷聊天的时候笑着说“没想到校草还会和我做朋友”,周泽楷低沉的笑声在话筒那边响起。

这时候周泽楷所在的公司正好要裁员,江波涛也忙着在家乡恢复记忆、找工作,两个人一下子忙了起来,很少有时间能跑到对方的城市见上一面,高铁线还没搭好,现在还得转车,很是麻烦费时间。于是网络成了最大的桥梁,有时候两人还会互相寄点东西。

一次,   聊完天江波涛还开玩笑说两个人变成了网友,然后两边都沉默了。

 

当一抹红色出现在被撕开的快递袋里时,江波涛愣了一下。

江妈妈路过瞅了一眼,笑开:“小周这是结婚啦?”

“……啊,是啊。”江波涛突然愣住了,江妈妈戳了戳他才回神。

随后,他慢慢的扯出了一个笑容。

 

红色蜂拥而来,铺天盖地的红色充斥着他的世界。他突然想起来了,想起他意外的和周泽楷这位校草成了室友,意外的和这个本来没有一丝交集的人成了朋友,意外的两人一拍即合,一起走过的岁月,想起了最后要说的那个秘密。

突然被戳了一下唤回了沉浸在记忆里的江波涛,这些很长的记忆却在瞬间就划过。

他们好像,已经越来越远了。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