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葉江】狼與狐狸(繁體版)

 @米利斯 姑娘請收下吧~

秋天告別了夏天到來了,樹葉都變得枯黃,有不少都飄落下來鋪在了地上,變成一層地毯。

一隻體型龐大的灰狼慢悠悠的在樹林裡閒逛,是不是動動耳朵。

突然,灰狼停了下來,在它的左前爪前面的地上有一個小凸起。

樹葉已經把泥土地遮了個乾淨,那個小突起就好像是葉子堆起來的一樣,然而灰狼卻從中嗅出生命的味道。

它抬起爪子,往小凸起上面扒拉了一下,一個白色毛茸茸的小團子出現在眼前。

小團子趴在幾張樹葉上,被扒開的樹葉在它周圍圍成環形,就像和樹葉長在一起一樣。

獸人世界裡有一條不用說大家都懂的規則,就是愛護幼崽。

每一隻幼崽都有變得強大的可能,再加上獸人可憐的人口增長率,對幼崽的保護就成為了一種責任。

它努力抬起爪子,彎成弧度,使粉嫩的墊子能輕輕的搭在幼崽的身上而不傷害它。

“呼,沒事啊。”灰狼口吐人言,收回爪子後變成了人形。

灰狼的人形是一個看起來懶懶散散的青年,他蹲下來,把幼崽捧起來才發現這是一隻小狐狸。

小狐狸閉著眼睛,睡得很香,就算被挪了地方也只是輕輕的動了動並沒有醒。毛茸茸的身體散發著暖暖的溫度,讓灰狼的雙手都染上了溫暖。

大尾巴蓋在身上,有時候會輕微的掃動。

灰狼,就是葉修,突然被萌到了。

他捧著小狐狸站起來,四下望瞭望又聞了聞,並沒有聞到屬於其他獸人的氣息。

“那你就跟我回去吧。”葉修把小狐狸捧到眼前,認真的說。反正他撿回來的崽子已經可以建一個領地了。

葉修帶著小崽子回了領地,一隻幼年花豹蹭了過來,抬頭看著他指縫中露出的軟毛,問:“葉修哥,你這是?”

“在路上撿到的,就帶回來了。”葉修俯身,把手裡的毛團放在花豹面前給它看看。

“嗷嗚。”小狐狸動了動,睜開眼睛。大尾巴動了動蓋住它的嘴,小爪子在尾巴上拍了拍。

葉修莫名的被噎了一下。糟糕,好萌。

等興欣眾獸人回來以後,葉修就扒拉著小狐狸給大夥介紹了一圈。

此後,興欣眾獸每天都在觀看帶崽子中渡過。

小崽子的精神一直很旺盛,天天在灰狼龐大的身軀上爬上爬下,是不是咬著灰狼的毛用爪子 。灰狼的脾氣很好,一直陪著小狐狸玩耍。

“嘖嘖,老葉這是在養兒子,難不成去過微草就被王傑希傳染了?”長頸鹿方銳說。

於是得到一干獸人的贊同。

本來葉修想等小崽子長大一點再教它捕獵的,然而天不遂獸人願,小崽子的同伴找上了門。

“葉神,看來您把小江照顧的不錯。”梅花鹿方明華站出來,看著呆在灰狼頭頂的白毛團子,笑著說道。

白狼周澤楷站在梅花鹿旁邊,緊緊的盯著小白毛。

“我們小周也很想小江,不如您?”方明華繼續說。

葉修本來挺捨不得這只的,但是人家同伴都找上來了不是。

“說好了,以後我會去輪回看看它。”葉修把毛團子遞過去,一邊說。

“好,歡迎葉神隨時來訪。”方明華笑說。

變成人的周澤楷帥的不行,他接過白毛團子,然後四下看了看。

嗯,睡得很香,還長胖了。

本來葉修是說會經常去看看那只小白團子的,但因為興欣是剛建立的領地,被其他獸人挑釁,大大小小的事不斷,就歇了去探望的心思。

那只小狐狸撿到的時候還小,沒准記不得自己了。

葉修如是想到。

後來興欣和輪回建立了同盟關係,葉修和蘇沐橙方銳去輪回拜訪的時候,才在記憶裡喚醒了當初的印象。

此時距離當年見到它已經過了四年,已經成年了吧。

來接待他們的不是方明華,而是輪回領地新上任的二把手,江波濤。

江波濤的人形是一個很溫柔的青年,身上一股子很好相處得氣息。

“葉神,蘇姐,方前輩,歡迎來到輪回。”江波濤笑著向幾位打了招呼,身後帶領的幾個獸人也做好了接待的準備。

葉修站在最前面,他幾乎是立刻就聞到了江波濤身上的味道。

很熟悉的味道。葉修記憶裡的那只小崽子的模樣變得愈發清晰。

“葉神?”江波濤眨眨眼睛,出聲問道。這位獸人中的強者盯他望了半天,還聞了聞,這種情況不是認親就是求偶或者說是戰鬥。

小江你真相了。

“……”葉修回過神,看著江波濤,笑道:“小江挺厲害的,輪回的二把手可不是一般獸人可以擔任的。”

“葉神哪裡的話,還有小周和方哥在。”江波濤回應道。

“得了,別叫我‘葉神’了,都同盟了,叫我一聲‘前輩’就成。”葉修看著他說。

“好,前輩。”江波濤從善如流,將興欣一行人引進輪回領地。

等到晚上,睡不著的葉修出來溜達溜達,輪回晚上巡邏的獸人見著他只是點頭示意一下,他一路逛著,沿著灌叢的邊沿。

清冷的月光照射在地上,無端的為草木增添了一層銀色的孤寂的殼子。

眼前有一大團白色的東西,葉修眯了眯眼,走過去一看。

得,是一隻大狐狸。

“小江?”葉修輕聲問道,然後走到白狐旁邊坐了下來。他摸了摸白狐背上的毛,感歎當年一小團是真的長大了。

“前輩。”江波濤應了一聲,在葉修的手放上來的時候沒動。

江波濤突然扭過頭,看著葉修說:“前輩,我小時候走丟過。”

葉修看著他,兩雙眼睛對在一起。葉修看著他毛茸茸的臉上的兩顆黑色的眼睛,突然笑了下,伸手揉了揉白狐的腦袋。

“前輩?”白狐感受著頭頂的溫度,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人。

“那小江還記得我嗎?”葉修問道。

“當然記得啊,前輩。”江波濤眯起眼睛,晃了晃腦袋,“我還以為前輩會來看我。”

“這不是興欣事多嘛,小江要不要跟我去興欣參觀一下?”葉修問。

“行啊前輩。”江波濤笑眯眯的答到。

於是,當興欣眾獸人看見擠在一起的兩個大團子的時候,心情無比複雜。

“得了,這回就是養媳婦了。”方銳說。


评论
热度 ( 10 )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