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六十八色之米驼/黄江】树枝

这次联文的黑洞估计要被我承包了2333333

真·赶死线系列

打tag的时候打错字被篇目数吓到,幸好及时发现了【捂脸】的地得什么的太容易打错了【跪】

说是cp然而感觉还是偏友情向qwq,魔法大陆设定,不能接受的妹纸请点小叉叉,谢谢

===========

有些不想被人所知道的事情放到黑暗中来做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当星斗也被乌云遮蔽时,江波涛就知道机会来了。

只不过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刚转身隐于夜色,当星光再起时,一道银光‘嘭’的炸开,瞬间就到达了他身后的土地上,斩起一圈灰尘。

江波涛搭在短剑上的手下意识的握了握,随即按下剑柄,笑着冲那道剑光来的方向道:“黄少怎么会在这里?”

星光重新亮起,江波涛首先看到的是这人头上的金黄色,然后就是肩上的护甲。

黄少天动作潇洒的收剑入鞘,“我还想问你呢,轮回未来的二把手,在这种时期大半夜的跑出去,我没看错的话你是要去土坑?胆子真大啊。”说着他走近了一点,“话说,你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我追上了,还行不行了。说说呗,你大晚上的出去,是想干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真要说的话,也只是想出来透透气,营帐里面……嗯哼,有些闷了。”江波涛耸了耸肩,望了一眼远处山峦的样子,“今晚上还真是打扰到黄少了,抱歉。”

他躬了躬身,左腿往后退了一步。

“喂,你……”黄少天抬起了手。

 

 

魔兽肆虐过的地方总是残缺不全,尤其是在这样荒无人烟的野外,坑坑洼洼的土地上弥漫着恶臭,脚总是碰到一些难以言喻的东西。

银光一闪,眼睛里冒着红光的灰鼠已经断成两截掉到了地上,江波涛打出去一个波动阵,随即两个人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颇有些惊慌失措的窜逃声。

“靠靠靠,明明白天才清理过啊。”黄少天甩了甩剑,迈过一截树根,“不过说来也好久没有在大晚上的出来了,啊等等,我说的是没有任务的时候、喂喂,你在干什么?”

他提着剑小跑过去,就看见江波涛蹲在地上翻找着些什么。

“你在找什么呢?大晚上出来就是为了找东西?明天白天再来不是很好么,这次出征也不是一天能解决的,你看你就这盏小油灯,能看见多少啊,还是说……这东西见不得人?这里的情况你也都清楚的吧,无论是掉了什么都已经被污染了。”黄少天转头四处看了看,就像是在自说自话一样,不过说完之后他的视线还是定定的落到了江波涛的头顶,“我看你动作挺果决的,直直的带着我就往这里走,你就不怕我发现了什么?”

“别别别,剑圣的一击我可抗不住。”江波涛摇了摇头,“我就是白天的时候在这里看到了一棵树,或者说是……小树苗?说实话的话,今晚是你跟着我出来,我倒是有点松了口气。”

“好吧好吧,也是我好奇,想看看你到底想做些什么,我想轮回未来的二把手是不会做出危害到联盟的事的。”黄少天说,“怎么,每次我晚上溜达出来都会碰见你。”

“碰巧吧。”江波涛站了起来,“找到了。”

“这么快!”黄少天有些惊讶的说,然后凑了过去,“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江波涛举着油灯,在光线下黄少天先是看到了他手上的黑红色污秽,然后才是那根浅色的树枝。树枝的颜色特别像江波涛身上的衣服,黄黄的,又掺和了些别的深色,据说是叫‘米驼色’。这让他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碰到江波涛时的第一印象。

在别人眼里,他是蓝雨信任的剑圣,而江波涛是一个还未合格的继承者,轮回和蓝雨隔着十万八千里,没有人会想到这样有着天差地别的人却是老相识。也因如此,黄少天在多年后看到江波涛的时候只感觉这人还是那副老样子,十年了都没变过,身上带着那个小村子的气息。

“这个……挺眼熟的,我想起来了,你们村子的树都是这一个样子的吧。”黄少天在下一秒就想起了那个米驼色的小村子。

小村子因为米驼色的树干而出名,米驼色的树干上是洁白的花朵,连村子整体也都是那种淡淡的、舒适的颜色。在他的印象里,树干上总是风霜雨雪的痕迹,而这里的树干就像被呵护着长大一样。

这里的人们也是一样,完全没有受到战火的波及。

“这个地方也能长树?不是你们那……喂喂,别告诉我这里是你的家乡,我记得在那边……”黄少天惊讶的说着想要拿过来看个究竟,被江波涛挡了一下,“人家长大不容易,你也太残忍了。”树枝上有个明显的裂口,一看就是江波涛是小树苗上掰断的。

“已经被污染了。”江波涛戴着手套无所畏惧,倒是黄少天的手上什么都没有,他拿着树枝给他看断口,里面的黑线证明了这一点,“我也以为只有我们那里会有这种树,结果昨天在交战的时候,倒是在这里看见了一些熟悉的颜色。”

“哦怪不得。”黄少天细细的看了几眼,然后看他,“你想带它回去?”

“没有,”在他意料之中的,江波涛摇了摇头,然后眉头一松,开玩笑道,“被抓到联盟去骂可太丢人了。”

“你还说,上次我可被魏老大骂个了惨,不行,这个是你欠我的。”黄少天痛心疾首的说,这种情绪好像被收藏了多年,如今终于到了有用之地,他感觉自己突然变热了,变得有些活跃起来。

“我也被村长骂了个半死啊,也不知道是谁提着剑就把柱子给削了,不然啊,我们也不一定会被发现。”江波涛说。

“我这是在救你懂不懂?要不然那只老鼠早就跳下来咬死你!”黄少天挥了挥剑。

“是你非要跟着我进去。”江波涛摆手。村子里的禁地一向是孩子们最向往的天地,大人越重视孩子们就越想去,反之大人们的态度越松散孩子们反而越不想去。那个地方正好是大人们相当重视的,好奇心促使着江波涛加入了这个大冒险,然而长辈的责骂惩罚也令他有些踌躇。

本来那天晚上看小伙伴都放鸽子不来他都打算回去了,怎想遇到了半夜出来溜达的黄少天。本来他没认出这个刚刚来孩子的,只是想着不能被告密的方法就是把对方也变成同伙,于是想也不想的就对他说少年愿意加入我们的大冒险么……

后来的事大家都懂的,被发现了。

两个人分别被自己的家长臭骂一顿,主谋江波涛还差点被当着全村的面吊打,幸好带着黄少天来的魏琛阻止了这个行为,而且还掏了腰包赔偿了柱子钱。

“靠你怎么说话的,不是你哭着喊着求我陪你进去的么,我还以为你多正经,原来也是个熊孩子。”黄少天说。

“还是魏前辈大度……”江波涛有些怀念的说。

“靠明明是我给你求情!”黄少天严厉的指出。

“行行行,谢谢你啦。”江波涛点头。

“没诚意!”黄少天说,“走了走了,我们之间的事路上再解决。”

“没诚意的话,我就把这根树枝送给你?”江波涛往前递了递。

“你谋杀啊。”

“不行啊……”

“你丢的倒是干脆。”

“被污染了嘛。这个呢?”

江波涛的声音里多了分轻快,黄少天看他换了只手提油灯,另一只手在衣裳里摸索,然后递过来一个小娃娃。

“啥?”黄少天只看得清还没巴掌大的人行,捏了捏也是硬邦邦的。

“送你的谢礼,不要介意,以前就想送啦,这个也是……朋友之间的礼物?”江波涛说。

“嘿哟,那我就收下了。”黄少天将他放进了衣服的兜里,“你随身带着这个?”

话语有些揶揄,江波涛解释道,“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护身符吧,送你了。”

“行。”黄少天拍了拍装东西的位置。

两个人很快就回到了营地,有人合作起来躲过侦查就更容易了,更何况两个人都是心细如发极其敏锐的人。

第二天一早,兵团的人又聚在了营帐中间集合,关于讨伐此次的魔兽。

近年来战火蔓延之快,战火之中记忆里的那种纯洁更是显得珍贵,他一直没有忘记那个小小村子,何况,站火线早就已经把那里包围了。

“昨晚没遇到偷袭,还真是幸运。”黄少天想着,手指不小心碰到一块硬邦邦的东西,他这才想起来昨晚江波涛送给他一个小礼物,因为太暗了看不见索性就装起来,睡一觉差点忘了。

他把东西拿了出来,小小的米驼色人偶躺在他的掌心,而外面是一片焦黑的土地。




评论
热度 ( 12 )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