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江周江24h】所有人都认为我和军师有一腿

周泽楷无比艰难的说:“……我和江,我和军师之间,是清清白白,上战能将后背交付的友情。”

“那啥,”孙翔抓了抓头发,眼神游移,“将军你先从军师身上起来吧。”

还在迷糊的刚睁开眼睛的江波涛:“……嗯?”


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周泽楷一脸复杂,孙翔在旁边跟着,脸上臭臭的。

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斜瞅过来就听他不满道:“我说周泽楷啊,我敬你是条汉子,把你当兄弟,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你和江波涛居然还扭扭捏捏的瞒着我,真不够意思啊。要不是今天被我看见你们还想瞒多久?”

“孙翔你……”周泽楷气极,心里有苦而说不出。他就不懂了,怎么自己和好友抵足而眠会被人误解成这样。

孙翔继续不爽的说:“……平时你俩藏得也太好了跟真的没事一样。”

“没有,”周泽楷心里渗得慌,他停住,一个转身就抓着孙翔的胳膊,满脸真切的道,“我和江,真的清清白白……”

孙翔刚想张嘴说些什么,眼睛突然瞪大,视线越过周泽楷看向了他后面。

他突然觉得背后汗毛立起,猛得回头一看——

江波涛,正一脸痛苦的揉着腰从房间里走出来。

果然没记错这人昨晚睡觉忘记把缠腰上的挂件拿下来了以后喝酒前一定要记得……不对!周泽楷蓦然反应过来,猛地回头,就看见孙翔满脸内涵的看着江波涛,眼中充满肯定和心疼,还有变换间冲自己而来的不满,毕竟,在身材还是武功上,都是他更厉害。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绝望了。

他从没有在这一刻,多么痛恨自己知道的太多了。

要不是为了守护好友(江波涛)为数不多的纯洁,他早就分分钟就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分担一下了。

没错,在周泽楷的心里,心脏如江波涛,对这方面还是单纯如一张白纸的,就像被墨染湿的宣纸上还很难得的留下一处白色一样。

 

他第一次知道别人在传他和江波涛的二三事时,是没发现有啥的,毕竟直男如周泽楷以为别人是在传他和江波涛的兄弟之情,有人能够懂自己,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要知道当江波涛第一次读懂他时他的心里简直像开遍了花一样。

直到有一天听见杜明吴启吕泊远在偷偷读描写二三事的话本。

嗯,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听了半天墙角听见他们说‘江波涛羸弱无力的像纸片一样在沙场上脆弱不堪周泽楷看了一片心疼’的时候忍不住跳了出来心直口快道:“江明明也很强……”那种认真执拗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身体还能清楚的还原。

然后就看见几人先是震了一下然后有些尴尬的哈哈哈“我们当然知道啦这个写得这么假我们都是同僚将军和军师我们那么熟你们是什么样我们也都知道的诶将军你不觉得这个挺好玩的吗直接笑死人平常太枯燥了看看也能放松一下心情……”

然后,周泽楷没有任何抵抗的不受控制的看着自己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话本。

他犹豫了一下不敢翻开,眼神游移了一下立马把话本塞兜里,咳了一声严肃的说:“你们,加训一个时辰。”

“不是吧将军!”几人瞪大眼睛,哀嚎。

“小周,他们怎么了?”江波涛抱着几本厚厚的军队开支,一脸疑惑的看着本来是休息时间却在营地上孤零零的加训的三人组,然后在旁边看见了严肃的周泽楷,不禁走过去好奇的问。

“犯错,加训。”周泽楷认真的看着他说,然后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账本,漆黑好看的眼睛里都是问号。

江波涛笑着掂了掂手里的账本,说:“这不是年终了么,该查查啦,这样我心里也有底。”他侧身让了一下,杜明吴启吕泊远正哼哧哼哧的从旁边跑过,他接着说,“今晚我就不去你房间啦。”

“好。”周泽楷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杜明挤了挤眼睛,三人对视一眼,心道将军和军师天天这么亲密,怪不得被人写成话本,可气的是还不让说。

等到晚上,江波涛果然没有来。周泽楷偷偷摸摸的蹲到帐篷里的角落处,紧贴着桌子,一脸像是要出兵时的凝重,从怀里摸出了话本。

等等我又不是在做贼!周泽楷突然想起来,可是莫名的感到了一点心虚,然而并没有换个位置。

看了几行后,周泽楷无趣并且嫌弃的把本子扔了出去。

作为一个武将,他真心不喜欢这种都是浮夸用词极尽艳丽然而空泛无比的东西。

他想不通为什么杜明吴启他们作为上尉会喜欢看这个,这些人究竟是空虚无聊到了什么地步!一边想着,一边从个体展望到群体担忧起轮回军士兵的精神状况和空闲时候的生活了,手上也没停顺手把话本捡了起来放蜡烛上点了。

在这之后也没啥事了,周泽楷甚至差一点就把这事给忘了,江波涛也没发现什么。

直到有一天被召进了皇宫,和皇上商讨了半天的边防之策,临别之际,皇上笑眯眯的看过来,亲近道:“话说小江好像喜欢应淑斋的毛笔和宣纸?”

“没有呀,周泽楷下意识道,“他喜欢的是清斋的毛笔和苏斋的宣纸。”

皇上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人,他好似无意的道:“小周啊,最近你和小江的故事传得很厉害呀,还挺神乎的朕看了都能乐出来。”

周泽楷震惊!

没想到皇上也这么空虚……他猛然一震,居然还传到皇宫里来了!简直不敢想象外面传到了何种程度……毕竟这种东西能传进皇宫已经不容易了更别说还让这人知道。

周泽楷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慌慌的。

他急迫的出了皇宫以后就策马疾驰回营地,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路上的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下了马,他急迫的直接跑起来冲进了江波涛的营帐,然而没注意到身边小兵怪异的眼神。

“江!”周泽楷恐惧的喊出声。

“嗯?”江波涛挑眉看过来,放下了手里的书和笔,烛光温柔了他的脸颊,周泽楷看得心里一暖,不知不觉间心里的慌乱居然消退了。

“嗯……”周泽楷下定决心,还是不要把这事告诉江波涛了,还是给他留一片净土吧。

他一定要守护这段纯洁的友情!

后来,轮回引进了一员大将,孙翔。

孙翔初来乍到,由于自身性格和实力问题,在军中,最先熟起来的就是经常和他对练的周泽楷,还有经常出现调解他和别人的摩擦的江波涛。

一天,孙翔趁着江波涛不在,和周泽楷对练完了以后一脸神秘的凑过来,好奇问道:“我说,周泽楷,你和江波涛……?”

周泽楷痛苦:怎么连孙翔都知道。

“没有,我们就是兄弟。”周泽楷认真的说。

“唉,我也知道,那些个话本上都这么写的,都是假的。”孙翔苦恼的说。

周泽楷嘴角抽搐,思考要不要下令禁止在军营里看话本。

两人间的气氛很快就缓和了下来,愉快的进行着正常的男人之间的谈话。

突然,孙翔周身气息紧绷了起来,他感到身后有一道气息接近,下意识的进入了戒备模式。

周泽楷拍拍他的背,一脸淡定的说:“是江。”

然后孙翔看着江波涛拿着几个果子走上来递给他们一人一个,他接过江波涛的果子,刚想说点什么感谢一下,就眼睁睁的看见周泽楷很自然的弯腰直接就着江波涛的手啃了上去。

江波涛无奈:“你就不能自己拿着吗?”

“手脏。”不打仗就有洁癖的周泽楷如是说。

孙翔:“……”

 

“你看看,这样了你还否认!”江波涛扶着腰打着哈欠走远以后,孙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周泽楷,无比痛心的说。

“没有!”周泽楷感觉到了揪心。

“上次你们大半夜的在床上打架你也这么说的,我信了,现在……你还狡辩!”

“是他喝醉了发酒疯!”周泽楷瞪大眼睛辩解。

“上上次你刚和我说完你们清白,你就搂着江波涛骑马去了。”孙翔说。

“我……”明明是江波涛的马拉肚子正好两人被皇上传召就一起去了,还有怎么就搂着了!周泽楷不敢置信,气得发抖。

看他一脸的怒,孙翔毫无畏惧,说:“军营里这么多马他的马不行可以骑别的啊!”

“……”是哦。周泽楷恍然,然后满脸的痛苦。草怎么忘了,以前习惯了。

“还有,听说你俩从小一起长大,你还拒绝了公主的求婚……”孙翔说得头头是道。

!!!

周泽楷夺路而逃,孙翔拔腿跟上。

哼哼,今天绝对不能放过周泽楷,都是兄弟了还瞒着自己搞事情,不能忍。他如是想到。

“诶小周!”周泽楷跑了一截,正好碰见了正提着新盔甲回来的江波涛。

他停下来定睛看去,眼前一亮:“很棒!”他完全可以想象江波涛穿上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是吧,诶诶诶……”江波涛笑眯眯的把盔甲往上提了提,想让周泽楷看个彻底,结果盔甲的缝隙勾住了衣服,这么一提他的侧腰都露出来了。

风吹腰上一圈凉。

周泽楷见状,正想摸上盔甲的手很自然的搭在了江波涛的衣服上,人也凑近了一点低下头帮他弄衣服。然而盔甲夹住的地方很凑巧,他不得不更靠近了一些都快挤江波涛身上了。

正好,江波涛一抬头。

“啾!”

周泽楷和江波涛均是一僵,莫名的岁月静好弥漫了起来。

结果不到一秒就听见了孙翔咆哮的声音:

“靠我就说你们有一腿!”


评论 ( 4 )
热度 ( 108 )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