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江周】买别墅的时候要小心(上)

咳咳其实这篇本来是想当小江生贺的,然而觉得结局不行……我重新写了一篇w

不过这篇我不打算扔了,还没写完呢,正在努力安一个HE

其实我本来是想写HE的结果到后面有BE的趋势于是果断的重写了,这里是上半部分

文笔渣,慎入!


在小城的边上有一栋荒废了很久的别墅,外观有些陈旧,自带的小花园也只够再修个车库,枯藤铁锈动物粪便杂草几乎覆盖了整个院子和墙壁,里面是什么样子到是不得而知,不过那些玻璃窗子倒还是好的。别墅的外面是一片草地和小树林,只要一条弯弯曲曲的窄路连通着外界。

也许是交通不便,也许是主人一直没有好好的宣传它,这栋别墅在房屋中介中心的小角落里挂了几年都没人碰,上面积着厚厚的灰尘。

周泽楷第一眼就看中了这套房子。他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拒绝了导购小姐的热心服务,一个人扎到小角落里找起来,这个被绿色所包围的小别墅就这样撞进了他的视线。

“就这个。”周泽楷说。

杜明险些一口汽水喷出来,他一脸不可置信:“不至于吧,我觉得前面那个小公寓也不错啊,安静,方便,这里一看阴森森的。”

阴森森,也是它一直没被人带走的原因。

“灵感。”好看的眉头皱起,周泽楷专注的盯着那张照片,说道。正好最近来的灵感和这张照片十分契合,等去实地看看再决定要不要入手。

“……好吧。”大神的喜好,果然不是我等凡人能够理解。杜明如此安慰自己。

周泽楷,S市知名作者,隶属于轮回出版社。年纪轻轻就拿到了国内的文学奖项,这次开新文得到上面很多人的重视,然而作者大人住的地方最近在搞拆迁,不得不重新找房子。

周泽楷拿着文件找中介的人处理了一下后,当天就坐着车带着杜明去实地考察了。

在看见房子真面目的时候,周泽楷立马拍板:买买买!

 

破旧的别墅迎来了新的主人,院子里的荒芜被清理得一干二净,外墙只是草草的清理了一下,并没有再次粉刷;屋子内部空荡荡的,周泽楷见了以后只是请人打扫了一下,添了几件家具,检查电路水管,就没有再做过多的改动。

整个建筑的风格都保持着上世纪的模样,坐落在着荒凉的地方怎么看都透着诡异,特别是在阴天的时候;当晴空万里,阳光打在上面给它描了一层金色的轮廓,到是别显风味。

在这里住下的第一个夜晚,周泽楷没有坐下创作的意思,到是静静的坐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他仿佛融进了别墅古旧的气息里。

嗅着夹杂着点点灰尘味的空气,他闭上了眼睛,手指无意识的抚摸着窗框边上的浮雕,凸凸凹凹,精美流畅的线条从指间传达到脑海,一点一点的清晰绵延。

“叮……”一声清脆的琴音陡然响起,周泽楷皱了皱眉,这一声就好像水滴一样,恰好的滴落在了脑海中画面的分节点。脑海中的画面还在伸展着,只是随着周泽楷的皱眉顿了一下,下一秒毫无阻拦的绽放开来,就像一朵正从花托延展到花瓣尖尖的桔梗花。

紧接着,零零落落的琴声相继响起,每一次的声音都纷纷落在了每一处线条上,激起点点波纹,点点碎片模样的微弱亮光点亮了黑色的画面。接着,零落短促的声音渐渐的融为了一体,流畅宁静的音乐流淌下来,在周泽楷的脑海中变成额一条星河,缓慢的流动着,绕过花海,碎片式的微弱光芒环绕在上空。

一点一滴,踩在周泽楷的心尖。

最后一声悄然而至,在这幅画面上落下一个带着尾光的句点。

周泽楷缓缓睁开眼睛,才发现眼睛酸涩不已。不过心中的欢畅夹杂着一顺的琴音让他感到了慢慢的畅快与满足。刚来到这里时就觉得舒爽无比,无论是它远离人烟的宁静,还是别具韵味的气息,都令他感到满足,刚才冥想之时的畅快,简直是在给他脑中加了一份清凉,越发的觉得买这里是正确的。

 

第二天早晨,生物钟很准时的把周泽楷从模糊的梦里拉了出来,暖暖的梦里虽然一片模糊,但能让他感觉到温柔和包容,带着一丝不情愿醒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轻柔的抚着脑海,顺着离开了。

恍惚间坐起身,周泽楷眯着眼睛朝前方看去,木头的地板上有几个光斑,光是看着就觉得暖洋洋的,眼前清晰了不少,几道细小的光柱透过窗帘缝隙,打进了屋内。

伸手抓了抓头顶的呆毛,周泽楷打着哈欠掀开被子下了床。

 

新的一天开始了,周泽楷在别墅里四处转了转,一楼的客厅厨房,二楼书房卧室,三楼是空着的。三楼一整层都是空的,没有隔间,有的只是满目的空旷,倒有些像白天的舞厅;三面都是灰白色角落泛黄的墙壁,只有正正的迎着南面、向外凸出一个弧度的墙面是全玻璃的,周泽楷想那里走了几步,便沐浴在了清晨的阳光下。

恍惚间,好像看见了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矗立在这里,琴架上放着两支蓝色的桔梗花。

周泽楷眨眨眼睛,走过去立在玻璃前向外眺望了一久。

 

远远的低矮平房,到摩天大楼,远远近近,好像离得很远。

 

随意的走了几圈后,周泽楷就坐到了书桌前。他当然不会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选这个地方一方面是契合灵感,另一方面就是这里的宁静与世隔绝。

这个故事他早就开始准备,现在要做的是把它从脑袋中转移到纸上,再修改和润色。一个虚构的世界顺着笔尖来到了纸上,无论是沉寂还是繁华,每个人的喜怒哀乐,生命的缤纷,都跃然于纸上,周泽楷的心情也随着它起起伏伏,痛快的时候他眉宇舒展开来眼睛亮亮的,忧愁的时候好看的眉毛又皱起来。零零碎碎的琴音又一次响起,只是这次它只是沉默着融进了周泽楷的专注里。

等到看不清楚眼前的字,周泽楷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像星河的钢琴声又一次走到了尾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响起,和思路与笔交织着流淌下去,在他猛然从想象世界中惊醒时来到尾声。

周泽楷扭开台灯,才看到桌子上已经堆起了厚厚的一叠纸。

真是写到忘我了。他低下头笑了笑,闭了闭眼睛,揉揉手,疲惫与酸痛这才被注意到,一下子就席卷而来。

“……真好。”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手指灵活的做着手操,他靠在椅背上,整个人轻松了下来。没想到这里给他的惊喜这么大,文如泉水般没有遭到一点卡顿,实在是舒服极了。还有那钢琴的声音,眼前不知为何晃过去了早晨恍惚间看到的钢琴的模样,虽然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可周泽楷下意识的就认为是它。每次心情的起伏都有这琴音流过,要不是这别墅里就他一人,周围也没什么房子,周泽楷真的要以为有人能听懂他的心音了。

看来是心情太好了。周泽楷如是想到。

 

在一个明媚的下午,周泽楷搬了张椅子到阳台上,舒舒服服的坐上去抬着本书读起来,没到一会儿,整个人就沉浸在书里。

手指轻轻的搭在扶手上,指尖灵活的动着,在扶手上敲出一连串好听的音符。

等周泽楷反应过来,视线从书上移开时,发现自己的手指正顺着脑子里的琴声敲击着节拍。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

他愣了一下,指尖舞动着一下子滑下扶手拍到腿上,一下子便从刚刚的融合中脱离了出来,找不到刚才契合的感觉了。

好奇怪呀……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脑海中的琴音戛然而止。好看的手指随着主人的想法灵活的动着,可是再也找不出刚才敲击节拍的韵味。

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他以为是自己的心情所致,但每次醒来却好像大梦一场,琴音了却无痕,就这样慢慢的在记忆里消失。

心里有些莫名的惆怅。周泽楷合上书,将书放到旁边后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脑海中的景象回到几天前,渐渐地,又想起了那无比动听清澈的琴声,伴随着而出现的是这些天在别墅里渡过的日日夜夜。这些天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那就是琴音。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声音,能够随着周泽楷心境的变化而自然的变化,宁静时如同静静流淌的溪流,烦躁时的大起大落或是杂乱无章,欢喜时的如泉水砸在石上的叮叮咚咚,宛转悠扬,极为自然,就像一出乐谱。

然后,周泽楷极富行动力的在别墅里仔仔细细的找了一圈,地下室啊暗门啊之类的都猜测并且找过,都没发现一点踪迹。

最后,他走到了顶楼。

暮色在远远的方向绽开,这边的深蓝一直过度到远远的暖橙,干净的玻璃没有让周泽楷错过每一分颜色,空旷的空间让他觉得孤零零的,好像,应该放一架钢琴。

我在想什么呢……周泽楷想着,眼前好像多了一圈钢琴的轮廓,浅浅的灰色带着点点银光,好像是在水里画画一样,刚画出来的模样转瞬即逝。

即便如此,凭周泽楷的记忆力还是清晰的看出了三角钢琴的模样。

他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屏息看过去。


评论
热度 ( 18 )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