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逸真】晴风

晴风05

风天逸气的要死,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毕竟为了区区一个下人生气可不是羽族皇帝该有的行为。

他捏着鞭子,慢悠悠的从后面走上来,很是悠闲的看着白庭君道:“瞧瞧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卿卿我我,先不说太子了,羽还真,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陛、陛下!”羽还真心里一慌整个人顺着树干就滑了下来,跪在地上。

风天逸抬手打断了羽还真接下来的说辞,他看着白庭君,冷声道:“白庭君,这是本皇的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果然是你逼他的。风天逸。”白庭君看了眼地上的羽还真,再看向风天逸时眼里满是怒气。就是这个人,害得易茯苓受苦,他说什么也要救易茯苓,现在风天逸在这里终究做不成什么,只能从长计议。想了想,还是不忍心见羽还真被折磨,白庭君道:“羽还真以前救过我,你不要为难他。”

“呵。”风天逸冷哼一声。

羽还真跪在旁边简直大气也不敢出。心里慌的不行,害了易茯苓的焦虑后悔、被白庭君逮到的尴尬与不堪,还有想到风天逸接下来的刁难,羽还真越发的觉得未来一片漆黑。

投靠羽皇到底是对是错啊!羽还真在心里呐喊。他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正迟疑着该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前面传来一股清香,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到腋下一阵大力,他整个人被人抱起来了。

“哼!”风天逸飞速松手,羽还真踉跄一下,还是站住了。

“陛下,易姑娘是无辜的呀!”羽还真顾不上许多,把自己酝酿一路的话说了出来。

哪知风天逸本来还不怎么,听见他说话整张脸都黑了。

“我问你,”风天逸上前一步,眯起眼看着羽还真往后倾了一下,整个人又靠在树上,“在你心里是谁比较重要?”

“啊、啊……”羽还真愣了一下,瞳孔里风天逸的脸越来越大,他不禁把头往后仰,但是风天逸一直盯着他他也不敢把眼神移开,不知为何有种敢把眼神移开就会死的感觉。

他结结巴巴的回答风天逸:“当、当然是、陛下,我、我心里陛下最重要……”

“哼,这次就饶了你。”风天逸满意的凑过去,鼻尖快要抵在羽还真脸上了,他满意的感受着羽还真的呼吸,故意停了一会看着羽还真越来越慌乱的样子,才起身放开他。

“不过,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和白庭君在一起……”没等羽还真松一口气,风天逸直接就捏上他脸,迫使他看向自己。被这双眼睛注视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不、不会了。”羽还真被吓了一跳,整个人炸了一下毛。

风天逸松开手,拍了拍他的脸,然后背着手走了。

羽还真吐出一口气,这次倒是自己坐了下来,心有余悸。

他低头,双手捂住脸。

怎么办,刚才陛下的样子好犯规……易姑娘怎么办?要是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行,我羽还真身为男子,敢做就要敢当。

这样吧,晚上去劫狱!羽还真下定决心,抚摸着手腕上的流光飞环,肉肉的脸上浮现出的是坚毅的神色。

羽还真跑回了住的地方,却是不敢去找风天逸了。他点了一下自己的装备,确定无误后才放下心。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个人在外面看他收拾东西,过了一会儿就离开这里跑向了风烟渡。

羽还真万万没有想到,风天逸会派人监视自己。

“你说羽还真晚上要去劫狱?”风天逸坐在座位上,手里拿着书,听着收下的汇报脸上黑了黑。

“是的,属下看他收拾东西,还念叨着晚上去救人。”手下恭敬道,还把羽还真的神态动作形容得生动传神,连他说话都复述了一遍。

“好,我知道了。”风天逸的视线转回书上,下面的人见他这样子就告退下去了。

雨瞳木犹豫了一下,上前道:“主上,这羽还真不识好歹,要不……”

“不必,”风天逸抬手,示意他不必多说,“本皇倒是要看看他要翻起多大风浪。这样,不是说白庭君今晚也要去劫狱,你们几个看守的松一点。”

“是,主上英明!”雨瞳木道。像风天逸这样喜怒不形于色做事有远见有气度的羽皇才是他们最想要追随的王。

人一有了事做就会感觉时间过得很快,风天逸见时间差不多了,吩咐羽族的人下去行动后自己就背着手慢悠悠的晃到关押易茯苓的地方。

一路上果然看见晕倒在地的羽族弟子,风天逸冷笑着打开机关走了进去。

本皇才没有担心羽还真,只是找一个借口打击白庭君而已。

当石门缓缓打开,风天逸瞳孔一缩。

白庭君揽着羽还真的肩膀,两人贴得极近,一齐在机关地下躲躲闪闪。就像在跳舞,难舍难分。

“羽还真!”风天逸怒吼。


评论 ( 6 )
热度 ( 35 )
  1. 玅玉律明霁添寒 转载了此文字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