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周江】你的十二月

 @∑借纸少年 你的点文已经到货~~

·周江,摄影师X盲人画师

·“这是你的ooc吗?”

“这是我的ooc。”

·我果然是个取名废

周泽楷是一个摄影师,他走过大半个世界,他的镜头记下了无数个美丽的瞬间。

他最喜欢的就是夏季的七月,七月的风景在他的镜头下是极美的,无论是绽放的花蕊,还是被彩虹点缀的瀑布,还是无边的大海,他都很喜欢。

每当年底的时候,他会结束旅程会老家住一个月。

他的奶奶一直都留在老家,没有跟着他的父母移民国外。他小时候也是被奶奶带大的,他很喜欢与奶奶交谈,对方平和的生活态度,还有恬淡的生活态度,都能给他极大的心里平静。一年里在外面看见的五彩缤纷,回到这里就会沉积下来,融入他的生命,变成他的一部分。

回来后,他照例在老房子里逛上一圈,有时也会举着相机拍拍。突然,在奶奶的房间里看见一副画,画上是一片好看的花海,无数的颜色搭在一起,看见的是缤纷而不是杂乱无章。作画者很好的将颜色搭配在一起,颜色之间的尖锐对比被包容下来,体现出画手极高的水平。

他笑了起来,眼里是对这幅画的惊艳,真不知道这幅画是奶奶从哪里淘来的。他走过去,半蹲下来往后退几步,举起照相机拍了几张。

他把相机挂在脖子上,拿着画走出去,在厨房里看见了一个在搅锅的身影。

“奶奶,”周泽楷叫了一声,对方转过头,一脸开心的放下筷子招呼他过来。

“楷楷,饿了吧,马上就好,今天奶奶炖了你最喜欢的红烧肉。”周奶奶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周泽楷看见她的笑容,心里暖暖的。

“这是?”周奶奶看见他手里拿着的东西,仔细辨认了一番后一脸高兴的问道,“楷楷,这是前天我去逛公园的时候找那里的画师画的,你看看好看不?”

“好看。”周泽楷点点头,一脸的认真,“公园里的画师?”

“是啊,那个孩子也很年轻,估计也不比你大。”提到画师,周奶奶的脸上居然出现了惋惜的神色。

“怎么了?”周泽楷注意到,不禁好奇的问道。

“那个小伙子,是一个盲人。”周奶奶无比惋惜的说。

“盲人?”周泽楷挑眉,盲人都能画出这样缤纷的画,这简直不敢相信。

“你别不信啊,你可以去公园看看,就在喷泉那里。”周奶奶说道,“因为我过去看见一群小孩子在整他,帮了他一把,他才画了一幅给我的。”

“好。”周泽楷对这个画师产生了兴趣,等会他一定要去看看。他的镜头下也记录过很多人,这样厉害的盲人画师他并不想错过。

S市的公园风景极美,除了被广场舞大爷大妈占领以外,风景好的地方就被美术生占领了,放假的是去那里晨跑就能看见成群的人端着画板坐在那里写写画画,涂涂抹抹。

周泽楷在吃完午饭后,小睡了一会儿就起身前去公园。

这是他和江波涛的第一个十二月。

十二月的公园里也有十二月的风采,枝头的残雪,还有喷泉前面鸽子群,漂亮的园艺并不会因为凋谢就失去神采。

周泽楷赶到喷泉那里,环视一圈,见着几对抱着的情侣,就只有一个人坐在那里端着画板画画。走近点仔细看,就能发现对方的眼睛虽然睁着,但是没有神采。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虽然他很想认识一下这个人,但天生的话废让他不知道如何下口。

“你好我是周奶奶的孙子周泽楷,约吗?”不不不这样不行。

“你好,周泽楷。”好简洁万一被认为是坏人呢!

“#@¥%……”

周泽楷想了半天,也站在对方前面不远处盯着人家想了半天。

江波涛很是疑惑。他好好的在这里画画,结果有个人就站在他前面盯了他好久,盯得他都想报警了。他虽然是盲人,但是他对外界的感知能力与视力成反比,这样热烈的视线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放下画板,眼睛虚虚的‘看’向那边,他酝酿了一个微笑,声音柔和的道:“你好,请问我认识你吗?”

周泽楷被吓了一跳,瞬间尴尬无比。

“抱、抱歉。”周泽楷不好意思的道歉。

“没关系。”江波涛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想了想,周泽楷心一横,决定死皮赖脸的坐过去。他真的很想认识一下这个虽然眼睛看不见却能画出一片缤纷的人。

感受到身旁的动静,江波涛有些不自然。周泽楷看出来了,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我是周泽楷……”

“……”江波涛沉默了一会儿,温和的说,“我是江波涛。”

“那个……我在我奶奶那里看见你的话,觉得很漂亮……想……认识认识你。”说到后面声音就越小,好像在关音量似的,周泽楷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看着对方听了他的话以后一脸的恍然。

“原来你就是周奶奶的孙子啊。”江波涛松了口气,心里的戒备放下了一点,重新笑起来,这回笑得就没有刚才的勉强了。

周泽楷看着他的侧脸,也情不自禁跟着笑起来。发现自己在傻笑,周泽楷一个机灵清醒了,赶紧揉揉脸生怕别人看见。

“你很好奇我一个盲人是怎么画出来的?”江波涛无比自然的说。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是的。”

“这也难怪。”江波涛无所谓的笑了笑,“我也不是天生就瞎了的。”

“……”周泽楷张了张嘴,想安慰两句,可是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比较好,最终只憋出几个字,“……没事,你很厉害的。”

“我知道啊。”江波涛笑得眼睛眯了起来,他转过头,‘看’着周泽楷问道,“听周奶奶说你是摄影师?”

“嗯。”周泽楷点头,尽管对方看不见。

“唔,那你一定去过很多地方,看到过很多的景色吧。”江波涛羡慕的说。

“嗯。”周泽楷继续点头,想到什么赶忙说,“你画的景色也很漂亮。”

“毕竟我以前还看得见嘛,习惯了以后我又摸索着画画。”江波涛转回头,低下头笑着,“这些颜色都是以前可以看见的,等习惯了,我也还能像以前一样画。”

察觉对方想说什么安慰自己,江波涛心里觉得这家伙人还是挺好的,便说道:“我瞎了也不代表我就失去一切了,我照样可以继续干我喜欢的事,只是还要习惯和练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泽楷看着他,认真道:“你很厉害,真的。”

江波涛抿唇笑了笑:“谢谢小周的夸奖。”

两人坐在喷泉边上聊了好久,江波涛知道了他是一个走遍大半个世界的有名的摄影师,周泽楷知道对方就算见不到光明也没放弃生活,现在已经像正常人一样了。两人好像一见如故一样,周泽楷嘴残,而江波涛却能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心情状态,也能理解他简短的话语。

周泽楷笑得很开心,他很荣幸今天可以认识这个朋友。

“我也很羡慕小周啊,能亲眼看见这个世界。”江波涛摩挲着画板,感受着指尖的触感,淡笑着说道。

“没有啦,我也很佩服你。”周泽楷不好意思的说,“和你交流很舒服,我也很羡慕。”

江波涛靠感觉一巴掌拍人肩上,说:“你和我不一样啊,你的相机就是你说出的画,你拍出的照片就是你说出的最美的话。”

“你的画才是最好看的。”周泽楷干巴巴的接下一句。

江波涛笑了几声,收回手。因为看不见的缘故,他没有看见周泽楷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

“对了小周,”江波涛突然转过头盯着画板,难得的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你能跟我讲讲你看见的世界吗?我很好奇啊……唔,给你添麻烦的话就不用了,这么说出来很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周泽楷赶忙摆摆手,突然想起来对方看不见,急忙说道,“我很愿意给江讲讲的,只要江不嫌弃我就好。”

“不嫌弃。”江波涛侧头说。

“嗯。”周泽楷酝酿了一会,才讲起来。也许是天赋问题,周泽楷嘴残话少,描绘起他见过的风景是用语就有些贫乏,讲了几句后他都不好意思了,声音越来越小。

江波涛听了,笑问:“怎么不讲了?”

“我……我讲不好……等等!我今晚回去酝酿一下,明天给你讲。”周泽楷急切道。

“谢谢小周了。”江波涛道。

两人又聊了一会就到晚饭时间了,告别后周泽楷不放心江波涛一个人走,偷偷的跟在人后面,知道见人进了宾馆。

江波涛进了宾馆大门时周泽楷突然懊恼的拍拍脑袋。早知道刚刚直接跟他说送他回去了,和江波涛交流又愉快,自己也能放心的送人回房间,现在再跟上去就成stk变态了。

等他回了自己家,周奶奶就笑眯眯的迎上来,笑问:“见着了?”

“嗯,”周泽楷点头,想了想又坚定道,“很棒。”

“你们认识了?”周奶奶问。

“对,朋友,江很好。”周泽楷笑着回答。

周奶奶见孙子笑得很灿烂,之前与江波涛接触过也知道对方也不是坏人,也就放下了心,进去拿碗筷了。

晚上坐在床上,周泽楷把USB插进电脑里,翻着里面的照片,整个人兴奋起来。也许是因为是江波涛,也许是因为对方是理解他包容他嘴残的人,也许是因为好久不见的演讲,他整个人显得很精神,开始一张张的翻着照片,回忆着当时拍下它的感觉,酝酿了几番话语。

等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跑出去把照片洗了出来,就兴冲冲的跑到喷泉那里坐下来等着江波涛。等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和对方约的是下午,周泽楷懊恼的叹口气,又拍拍屁股回家了。

等下午见着,周泽楷兴奋的翻着照片,和江波涛简短的讲了几句后,开始对着照片用简短的语言讲起来,把自己当时的感受,还有景色描述了一下。江波涛听得很认真,有时候周泽楷讲不出来的时候还会补上两句帮他启发思路。

这是周泽楷过的最好的一个十二月,他洗出来的照片已经堆起一摞来了,与江波涛也越来越熟,两人迅速成为了好朋友。

当周泽楷离开的时候,还很舍不得江波涛。两人约好等周泽楷回来再继续给他讲世界的故事。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周泽楷还突发奇想的跑去书店买了一本盲文大全,酝酿着以后给江波涛一个惊喜。

一年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两人真正在一起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在除此以外的时间里他们并没有断过联系,牵引着周泽楷回家的人又多了一个。

当江波涛收到周泽楷寄来的用盲文写的信的时候,一股暖意从心底升起,再也不会熄灭了。

第二年的十二月,周泽楷回家后和周奶奶呆了一个早上,陪周奶奶聊聊天,给老人讲讲在旅途中的故事以后,就迫不及待的出门去找江波涛了。

走之前,周奶奶拉住他,问道:“楷楷啊,你也老大不小了,都周游世界那么久了,你什么时候想定下来呢?”

“这人啊,都是有根的,没有根,就好像空牢牢的。”

“……”周泽楷的眼前突然闪过江波涛温和的笑容,虽然只是一瞬,但他还是看到了,他笑着说,“过一段时间吧。”

他一路小跑着前往喷泉,围巾在路上几次都被颠掉了,他围起来继续小跑。

终于,在喷泉旁边见到那个熟悉的笑容,周泽楷停下来喘着气,打开相机,将对面的样子拍了下来。

喷泉没有工作,漂亮的白色雕塑下面坐着一个人那人神情安稳,带着淡淡的笑容,正在画板上一笔一划的描绘着什么,周围是被点点积雪铺在树干上的梧桐树,地上是青色的石砖。有那个人在,就是一副安定美好的画面。

“江!”周泽楷抱着相机,快步走过去笑着跟那人打了个招呼。

江波涛抬起头,笑道:“小周,你回来了。”

------------END---------------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