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霁添寒

爬墙了,热爱老冰棍

【逸真/微庭真】晴风

发现好像重名了于是赶紧改了XD
@棋罢指凉  姑娘你的脑洞w
文章与名字毫无关系系列
今天用手机写的比较短小,还卡了好久,不知道写得怎么样😂😂😂😂
改明儿用电脑写再放飞自我吧
●没看过原著,电视剧也就三集,设定什么的并不是很清楚请不要深究
●一入此坑就出不来了
●人物属于作者菌,ooc是我的
●有意见请指出

晴风01
刚下过雨,林间小道上铺满了被雨滴打落的叶子,黄色绿色交织在一起,像一层地毯一样。有些叶子卷曲起来,中间盛着雨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光点。
这些日子雨水连绵,阳光已是很久没有出现。它擦着沾满雨水的树出现,在树的旁边绽放出七彩的光圈,树上嫩绿的颜色在阳光下也鲜活了许多。
羽还真在山洞里停了许久,见雨不会再来,才放心的抱着怀里的东西走出来。
他生来便喜欢琢磨机关之类的东西,这次出来本是去星辰阁报道的,只是没想到在半路上发现一种极其适合做暗器的木材的生长痕迹。羽还真思索片刻,然后爽快的被木材引了过去。
他瞪大眼睛,一脸认真的注视着周围的环境,视线就像在搜刮百姓的地主一样不放过任何细节。这个季节本就多雨,幸好他在雨下下来前找到木材并弄下来一些揣怀里而且找了个洞躲起来。不然就凭他不找到东西不罢休的性子,淋着雨也不会歇息,在到达星辰阁前非病了不可。
羽人的身体素质生来就好,只要不是淋久了不处理一般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羽还真就是一技术宅,一接触自己喜欢的机关术就沉迷其中出不来,更别提锻炼身体,他的身体素质在羽族平均水平之下,也因此别鸟看不起他。
羽还真的武功不行,但是他机关术很棒。森林里什么都有,他也没有傻到没有防备的地步,身上装的机关、手腕上的流光飞环已经足够保护他。
抱着木头,手时不时在上面摸一把,羽还真一脸满足,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没想到此次出门能见到这样的宝物。”羽还真摸着木头开心道,“可惜我抱不动太多,等下次路过这里我再弄一些。今天这些够我用了。”
在林子里走了许久,正当羽还真有些疲惫想歇息一会儿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
羽还真闻到空气里的腥味,皱着眉有些紧张,接着就看见前面有一只灰狼正对着某一边呲牙,刚刚没细看,而且灰狼被草丛挡住。
估摸着有鸟碰见狼受伤了,羽还真顾不得心里的恐惧咽了口口水抱紧木头小心的走了上去。
当一个月后羽还真终于到了星辰阁的时候他是很后悔的。
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迟到!了!
迟到了就不能进入报名,就不能振兴家族,就不能让母亲不被人欺负。而且,为了就人他的宝贝都扔了!!!他折回去找就迷路了,找不到不说还绕了半个月才出来。
羽还真心很累。
他擦擦汗,拿着家族凭证走向了在门口负责招生的老师。
不一会他就通过了检验,拿着宿舍的牌号就往里走。
星辰阁是澜洲大陆上最好的学院,无论是场地大小还是建筑风格,都透露出一股我有钱我有势的味道。
羽还真边走边参观着这一切,眼里满是惊叹。
“居然有这个东西!”羽还真老远就看见前面广场上有一个雕像,雕像在光线的反射下颜色很不一般。羽还真凑近一看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是澜州大陆上一种特别难得的金属,据说机枢大师的很多机关都是用这种材料做出来的。哈哈,这里真不愧是星辰阁!”羽还真喃喃着,激动的把牌号塞怀里,手指颤抖着抚了上去。
风天逸这两天的心情不太好,先不说摄政王的笑里藏刀,再说他察觉到身边的心腹里有风刃派来的奸细,只是暂且没查出具体是谁而已。
他甩掉随从,换了套普通羽族学员的衣服,处理了下脸就在星辰阁里逛了起来,就当散散心吧。
这个时间段学员们几乎都在吃晚饭,还在外面逛的已经很少了。于是他一眼就看见前面有个家伙正在羽族某个先贤的雕像面前摸来摸去。
风天逸想了想,调转脚步就走了过去。
“就拿你来消消火好了。”风天逸在心里想道。
在那人身后站定,风天逸看了片刻,出声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雕像不可以随便乱摸吗?”
“啊!”沉迷于材料的羽还真被吓了一跳,急忙回过身来连人都没看清就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啊。”
风天逸看着这家伙在他眼里怂到爆的样子,突然没有了兴趣。
“喂,抬起头来。”风天逸想看看这家伙是不是人族的,毕竟刚刚一直底着头。若是人族的出现在羽族的地盘上他也有理由给白庭君添点堵。
“啊,哦。”羽还真紧张的抬起头,下意识的抿起了嘴,脸上的肉鼓了起来,看起来很好捏的样子。
风天逸顿了一下。这家伙的眼睛未免太好看了一些,还有脸好像很好捏的样子。
心里的异样很快被处理掉,风天逸见羽还真蓝色的眼睛,自觉没趣。
“你走吧。”他摆摆手,打算去别处溜溜。
“噢,我,我走了。”羽还真见这个家伙好像不管自己的样子,赶忙转过身准备开溜。
“等等,你叫什么?”风天逸突然问道。这个家伙既然是羽族的可以留着以后玩玩,也没在宴会上见过,估计不是什么大贵族。就算是大贵族也是被他玩的命,羽皇可不是能随随便便违抗的。
羽还真顿了一下。刚刚被喊住的时候吓了一跳,当听到对方只是问问名字,心又提了起来。
难不成是要秋后算账?
羽还真吸了口气,努力扬起一个笑容。
他转过身,对风天逸笑道:“我叫羽还真。”
此时,羽还真没有认出面前的人是羽族的皇,而风天逸在察觉心里的异样时只是当平常情绪的波动,并没有在意。
风天逸思考了一下,淡淡道:“你走吧。”
“……好。”羽还真虽然担心这家伙会去告他,但下意识的觉得还是赶紧走了好,于是加快脚步小跑着去了宿舍区。
风天逸重新走了起来,只是刚才那个青年的笑容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评论 ( 5 )
热度 ( 54 )
  1. 玅玉律明霁添寒 转载了此文字

© 明霁添寒 | Powered by LOFTER